第十三屆林榮三文學獎 堅持累積台灣文學資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消息來源/自由電子報

〔記者凌美雪/台北報導〕

第十三屆林榮三文學獎昨天頒獎,短篇小說獎首獎首次出現以大量台語文寫作的作品,首獎陳東海以充滿台灣本土人文關懷的〈刣雞蔡仔〉摘桂冠;新詩獎首獎由曹馭博書寫親情的〈與蒂蒂復健一日〉獲得;散文獎則是楊莉敏以〈不散〉獲首獎。作家郭強生自第二屆開始擔任頒獎典禮主持人,他說,近年國內許多大型文學獎停辦,林榮三文學獎不只堅持續辦,還將得獎作品輯印成書、免費贈送,累積台灣文學資產。

林榮三文學獎小說首獎獎金五十萬元,是國內目前單篇作品獎金最高的文學獎項。且因初、複、決審過程嚴謹,參賽踴躍,得獎作家備受注目。開辦至今,共有三百二十七位得獎者,其中有已富文名、卓然成家者,如李進文,甘耀明,蔡逸君,王盛弘,也有獲獎作品被改拍成電視電影,像劉梓潔,楊富閔。本屆參賽共一千九百六十六件,蔡素芬表示:在價值觀偏向物質的時代,記錄人們心靈活動的文學更形重要,因為文學心靈反映社會,後人也可以從當代的文學作品了解我們身處的時代。

▲全體得獎者與頒獎人、評審合影。前排右起自由時報副社長胡文輝、自由時報副社長陳進榮、新詩獎首獎曹馭博、散文獎首獎楊莉敏、短篇小說獎首獎陳東海、林榮三文化公益基金會董事長林張素娥、基金會董事江振雄、短篇小說獎決審李有成、散文獎決審阿盛、新詩獎決審焦桐、主持人郭強生。

主辦單位林榮三文化公益基金會執行長蔡素芬表示,「從第一屆開始我們就非常重視初、複、決審的過程,很少看到初審還要開會的。」郭強生表示,自己也是決審評審之一,「評審會議過程,時常激烈到要吵架的程度。」散文獎決審阿盛甚至自爆:「我最欣賞的作品落選了。」舒緩現場揭曉獎項的緊張氣氛,郭強生特別自己選了「白話文十大金句」於現場分享,排名第一的就是「如果文學很簡單,我們也不用這麼辛苦」。其他如「愛拚才會贏」或「喔,你也在這裡?」表達了文學人相逢於此盛會的惺惺相惜。至於「你不清楚我的明白」則是評審意見相左時的心情,引起大笑的「賤人就是矯情」,其實也適用於文學寫作。

第十三屆林榮三文學獎頒獎典禮,散文.小品文獎評審阿盛。

(記者趙世勳攝)

散文獎、小品文獎決審委員

阿盛:樂見後浪推動前浪

記者董柏廷/台北報導]

作家阿盛表示,決審會議上,每位評委各擁不同意見,「小品文討論時比較容易,但評散文獎時,評審意見分歧,但即使不同,最後也一定會取得彼此共識。」他更打趣道,自己喜歡的作品,其他評審不見得同樣欣賞,「正如主持人郭強生挑選的十大年度金句裡其中之一所言:『不太清楚我的明白。』」而從此屆文學獎得獎者的年齡層分布,他更有一個震撼的發現,「今年得獎者很多七、八年級生,讓我真正感受到所謂後浪推著前浪。林榮三文學獎舉辦到目前為止,已是全台灣最受重視的文學獎,而此獎最主要目的就是在鼓勵新人持續創作,看到這樣的結果,是最可喜的一件事情。」

李有成。

短篇小說獎決審委員 李有成

李有成自謙「可能因為我頭髮比較白的關係」,所以此次擔任短篇小說獎決審會議主席,幾年前他也曾擔任決審,印象非常深刻,所以再受到邀請非常高興。對於林榮三文學獎競爭激烈,李有成說,「每一次評審都非常嚴肅而緊張,中間有不少討論,有些能取得共識,最後必須透過投票。」無論獎落誰家,創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也是一條很長的路,李有成說,今天想想,不管人文或科學,都在求真求新,向未來探索,文學創作更是如此,無論用任何題材或文體,開拓新的方向才有新的局面,創作也是創造,不斷求新,將來作者都不在了,留下的就是豐富的台灣文學。李有成表示,這兩天在寫悼念李永平的文字,逝者的骨灰在淡水灑向太平洋,灰飛煙滅了,但他留下很多文學作品,是令人感到最欣慰的地方。他也期許得獎者繼續創作,為台灣文學留下更多精神遺產。(記者凌美雪)

新詩獎決審焦桐致辭。(記者趙世勳攝)

新詩獎決審委員焦桐:創作是一條寂寞的遠路

〔記者孫梓評/台北報導〕

詩人、中央大學中文系教授焦桐表示:「林榮三文學獎已經成為台灣最重要的文學獎,也是評審最公正的文學獎,能得到此獎可說非常不易、特別有意義。」他說,參賽作品近兩千件,要得獎簡直「像過少林寺的十八銅人陣。」自稱很榮幸參與評審,「每次都有一種期待大師的心情,而且閱讀時常常心想:真希望這些詩是我寫的!」尤其,得獎人也許還很年輕,卻能通過如此困難的考驗,站在擂台上,發光發亮。同時,他亦語重心長地勉勵:「創作跟得獎是兩回事。文學創作是一條非常寂寞的遠路。有決心走遠路的人,要抱著孤獨的決心。因為,此後未必還能有這麼多的掌聲,但不要緊的,繼續走下去,不要辜負你的才華,也不要辜負自由時報在文學式微的年代,堅持辦獎。謝謝你們給我這麼美好的閱讀經驗。」

〈刣雞蔡仔〉得首獎

 陳東海:寫社會問題,希望更多人看到

〔記者凌美雪/台北報導〕

1962年次的陳東海,現於國中國文科任教,平常把寫作當興趣,多於生活中取材且十分關注社會人文議題,他說,〈刣雞蔡仔〉最初是因在市場看到禁止屠宰生禽的公告,他心想,那些以此為業的人怎麼辦?便開始試著從各方面了解他們的問題,並寫成文章,小說主角「蔡仔」則以當兵時一個本業即是「殺雞」的同儕為原型,沒想到寫好之後老婆嫌小說裡的用語太粗俗。當時陳東海也正思索著〈刣雞蔡仔〉用國語文書寫,有很多氣味寫不到位,所以試著把多數內容改寫成台語的小說,而且「有稍微內斂一些」。不過,語言只是小說呈現的形式,陳東海認為〈刣雞蔡仔〉這次能獲得首獎,對他而言最重要的意義是,那些藏在社會裡受到不平待遇的人的故事,可因此讓更多人看見,「因為這篇小說不是為我自己寫的」。陳東海的創作不拘泥於語言,但多聚焦當下社會特別需要受關注的議題,目前正著手進行的新作品,則以「同居」主題探討年輕人的男女關係。

新詩獎首獎

曹馭博 為失語症姊姊寫詩

 

歷來最年輕的林榮三文學獎新詩獎得主曹馭博,今年二十三歲,仍就讀東華大學華文文學所創作組二年級。他表示得獎詩作〈與蒂蒂復健一日〉,靈感來自罹患失語症的姊姊。曹馭博致詞時感性表示:「我覺得每一個病患的家屬都會有這種感覺,我們不能哭,必須把眼淚全部鎖在眼眶裡面。」當他必須離家、返回花蓮求學,無法繼續陪伴姊姊,「我只能寫這首詩送給她。」自稱得獎很意外,第三次參賽,竟奪下桂冠很開心,原本因生活費告罄,打算休學,如今獎金剛好可以幫助他完成學業。而且他所讀的系所,畢業規定需有創作點數,在副刊發表詩作得一點、小說得五點,集滿三十點才符合畢業資格,「拿到新詩首獎,就有三十點了!」如今曹馭博以三種風格寫詩,有象徵的摸索,抒情的傳統,也有如得獎作較偏文字實驗的風格,他同步規劃著自己的第一本詩集,雖然年輕,眼神與言語之間卻充滿信心。(記者孫梓評)

 

〈不散〉摘散文桂冠

楊莉敏:散文要誠實面對自己

[記者董柏廷/台北報導]

投稿七次林榮三文學獎屢敗屢戰的楊莉敏,原以為今年頂多領個佳作獎,未料首次進入決審,就以〈不散〉掄獲散文獎首獎,研究所後從小說轉為散文創作的她,自言「我在創作裡像個永遠長不大的小女孩,經常會回到回憶的角落裡看,企圖從中尋找出路。」每當感覺碰壁,她更會嘗試以書寫理清糾結情緒,就會想「以往處理的方式都想在散文結尾找一個轉圜,但這篇提到一種家族/家庭結構性的問題,還沒有找突破的方法,只好讓它『不散』了。」寫散文,慢工出細活,磨了七、八年才累積能出一本書的量,不諱言散文是不自由的文體,「因為它需要誠實地面對自己,不能包裝、偽裝,情緒必須很節制,但又不能太過矯情,需要一點疏離感,也因此寫得較慢。」即便如此,她不忘自我期許能夠多產,並且精進。

游玫琦 以小說反省人生課題

游玫琦此次獲獎的〈淡淡的,三月天〉是未發表長篇的一個章節修潤而成,內容描寫一對中年男女間的情與欲,結局略帶感傷。今年五十六歲的游玫琦說,隨著年事漸長,「消失」對她而言,不再僅是寫作靈感來源,「而是我們的人生到最後會伴隨著它,消失本身就是我們人生的課題。」(記者楊明怡)

解昆樺 體會肢障者的情與欲

解昆樺表示,〈拳縫糾結的玫瑰〉企圖寫出身障者情欲,並結合「手天使」議題,創作動機是因為去年初他父親住院,陪伴期間,除了看到很多「生與死」,也經常看到肢障者,「第一次接觸的時候,我其實很害怕。」解昆樺在反省自己對殘缺的恐懼時,想到了《莊子.德充符》,「裡面儒家人物面對肢體殘缺的驚恐和我的驚恐是一樣的。」(記者楊明怡)

然靈 揣摩紅葉少棒投手心路

因故缺席,然靈得知獲得二獎,說:「真的非常開心,又百感交集。」因為得到「這麼大的獎」,卻不能親自領獎,還是有點遺憾。然靈說,選擇把第一代紅葉少棒投手胡明澄的故事寫成〈投手之丘〉,是因為常到原住民部落田野調查,一直關注相關議題,加上某次採訪認識了胡明澄,她選擇用詩的距離和語境,寫下胡明澄的樂觀和心路歷程。(記者楊明怡)

李依亭 結合聲音和影像成藝術

李依亭對寫作的想法是「喜歡寫才寫」。得獎詩作〈雨中走路〉交錯描寫視覺和聽覺感受,李依亭說,萬物之間有著奇妙的關係,這些關聯性人們常視而不見,這首詩企圖「創造出一種聲音和影像結合起來的藝術品」。李依亭認為,「每種狀態各有各的負擔,各有各的挑戰,像我們朝九晚五,相較起來安逸,也有宿命上的無奈。」(記者楊明怡)

游善鈞 樂於和文字一起生活

談到書寫過程中的描述主體,游善鈞說,相較於劇本可以容納更多的故事性文本描述或背景側寫,散文則需要濃縮。得獎後,他會繼續累積作品,雖然目前工作和劇本相關,也期待能將作品集結成書,不過,那並不是敦促他繼續寫作的動力與目標,「和文字一起生活」,才是樂趣所在!(記者林婷婷)

馮孟婕 用書寫呼籲生態保育

將生態保育行動轉化為文字,若能因此喚醒人們的關注力,馮孟婕覺得會比得獎本身更有意義。談到作品中的安島島民「信天翁」,馮孟婕感觸很深,明年她計畫從博物學家的角度來書寫,也許是短篇小說,也許是散文,更或許是另一種紀實文類,透過第一現場的探索經驗,讓文字更具行動力。(記者林婷婷)

 短篇小說首獎 陳東海 散文獎首獎 楊莉敏 新詩獎  首獎 曹馭博